?
當前位置:日本棒球比分直播 > 網絡熱點 > 正文

雪缘棒球比分网:兒子自殺后父親臥底“約死群”勸回20多名輕生者

日本棒球比分直播 www.nmleg.com.cn 時間:2019-07-31 08:41:18   來源:快資訊    閱讀:

意不盡網導讀:打開APP,查看更多精彩圖片?胡立明說起去世的兒子仍然悲傷不已2018年5月26日,湖北武漢一間出租屋內,胡立明21歲的兒子胡佳與另外兩個年齡

t018c74ac86caec287a.jpg?size=640x448

?胡立明說起去世的兒子仍然悲傷不已

2018年5月26日,湖北武漢一間出租屋內,胡立明21歲的兒子胡佳與另外兩個年齡相仿的男孩一起燒炭自殺。彼時,距離他進入一個“約死群”只有三天。

為了解開兒子自殺之謎,胡立明也潛入了約死群。最多的時候,他添加了55個來自約死群的孩子,身份從“父親”變成了“勸生者”。通過勸說及配合警方,他使20多人放棄了自殺的念頭。

胡立明的勸生對象,甚至包括了一個曾與兒子“約死”、但當天并未赴約的年輕人。盡管對方一直對他抱有警惕,但胡立明依然堅持勸告、開解與安慰。

有個群成員曾經分析過胡立明的行為,并對他直言:“我們是糾結現在和未來,你是糾結過往,你覺得過去沒做好,所以想從我們之中得到一點安慰。”

盡管言語犀利,胡立明也認可這樣的說法,和每一個孩子對話時,他都像安慰自己的兒子一樣,一邊聊一邊從痛苦中清醒過來,“從挽救生命的過程中得到一點慰藉,畢竟我已經失去了,不想其他父母也失去。”

t014f00c13b20da988c.jpg?size=640x440

?胡佳生前的照片

約死

胡佳離家那天是2018年5月22日,洗完澡,他往身上噴了點香水。胡立明聞到以后調侃兒子,“你一個男孩子還打香水,搞得這么香。”

向來靦腆的胡佳微微一笑,回答:“不香啊。”這是胡立明對兒子最后的印象,當天胡立明做晚飯的時候,胡佳出了門。

此后幾天,兒子的電話不通,留言不回,連微信步數都是零,胡立明報警后得知,胡佳去了武漢,他也趕往了當地。等待消息期間,胡立明情緒逐漸失控,大哭了幾場,“哪怕他在外面被騙了也好,怎么都行,只要人還在就行。”

在煎熬中,胡立明接到了武漢警方的電話,當地發現了三個燒炭自殺的孩子,不久后消息證實,結伴自殺的是胡佳與另外兩個年齡相仿的男孩,他們在5月24日聯名簽署了一份遺書,上面寫道:“我是自愿的,和任何人無關,任何人不用承擔責任。”

喪子之痛、自責、不解,同時包圍著胡立明。他時常問自己,是不是教育方式太過粗獷,才導致了這樣的結局。但他也想不明白,兒子尋死的理由究竟是什么。

因為做生意的緣故,胡立明和妻子沒有足夠的時間陪在孩子身邊,但他盡可能為兒子提供優越的生活條件。胡佳15歲初中畢業后決定輟學,胡立明極力勸說但并未奏效。兩年前,胡佳創業時希望“老爸支持一下”,為自己投資8到10萬元開淘寶店,胡立明毫不猶豫就答應了。

胡立明想解開兒子的自殺之謎,為了尋找答案,他用手機登陸了兒子的QQ賬號,剛一上線,一個帶著“約死”字眼的聊天群里彈出了消息,“你們看,你們看,鬼來了”,還有人問:“兄弟沒死啊,一起死嗎?”

緊接著,關于自殺的圖片、視頻以及喪樂接踵而至,胡立明坐在沙發上看著撲面而來的一切,一動都不敢動,“那種感覺很陰森。”

“孩子已經走了,我是他的父親”,胡立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,沒想到竟然有孩子發來感謝,理由是胡佳自殺成功為他提供了范本,他會進行模仿。胡立明心如刀割,罵了幾句臟話:“我很恨,你們在聊,你們還活著,我的孩子已經死了。”

胡立明發現,胡佳是在進入“約死群”三天后自殺的。胡立明決定繼續留在群里,看看這里發生了什么,讓兒子匆匆做出了赴死的決定。

勸生

剛登陸兒子QQ的時候,胡建明就看到了好友列表里的一個叫“前度”的名字,為了找到兒子自殺的原因,他們兩人開始了聯系。聊過三四天以后,胡建明發現,“前度”也徘徊在赴死的邊緣。

“前度”的身體非常不好,父母開了一個小家具廠,曾帶著他四處求醫但始終沒什么效果。他有個清秀的女朋友,也分手了。“前度”時常拍些小視頻發到約死群里?;嬤?,“前度”躺在床上,不露臉,手里拿著一把刀,重復做著刺向腹部的動作。

胡建明還發現“前度”的另一個秘密,他是兒子那場結伴自殺中的第四個成員。這是在追問兒子自殺真相的時候,“前度”向他坦白的,“我就跟你直說了吧,我害怕,怕他們不講信用,所以我沒去。”

約死群中,經常有人對“前度”說,“你把人家的兒子害死了,自己不去死,等著被人家告吧。”每次看到這樣的消息,胡建明都會馬上跟“前度”說上一句“跟你無關”,他心里曾有過一絲怨恨,但明白這都是個人選擇,也就沒了責怪。

胡立明試著接近“前度”,甚至是勸他放棄尋死的念頭。從旁觀到“勸生”,胡立明認為這是一個再自然不過的做法,就像是上班路上碰到有老人摔倒,把對方扶起來一樣,“很簡單,我相信如果是別的父母也會這么做。”

“今天身體狀況怎么樣,心情好不好?”這樣的開場白幾乎每隔一天就出現在胡建明與“前度”的對話中。狀態好的時候,“前度”會回一句“今天沒事啊”,然后聊聊喜歡的女孩子、爸媽的家具廠,以及一些細碎的生活瑣事。

狀態不好的時候,“前度”會和胡建明聊起死亡計劃,甚至有時候主動給胡建明QQ留言,“今天不好,病情惡化了,我決定這幾天就想辦法走。”

看見“前度”有消極的想法,胡建明總是秒回,“現在醫學這么發達,你的病一定能治好,要向前看,不要有傻的想法!”他也關心“前度”與父母的關系,常常勸“前度”跟父母溝通,“任何的困難,在你這是天大的事兒,也許到了父母那都不算個事兒。”

胡建明能感覺到,“前度”依然有些緊張和恐懼,怕自己會為兒子的死“報復”他,“畢竟我孩子走了他沒走,有次說急了,就把我拉黑了。”

t01e9e8c0ceb1479746.jpg?size=640x426

?約死群內的對話

救贖

“約死群”里胡立明的身份特殊,他的勸生行為沒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。有的孩子會模仿胡佳的自殺方式,反感胡立明的人借此把他稱為“行兇者的父親”,他幾次被移出群聊。遇到這樣的情況,胡立明就申請新的賬號再加進去,反反復復,從未放棄。

有個群成員曾經分析過胡立明的行為,并對他直言:“我們是糾結現在和未來,你是糾結過往,你覺得過去沒做好,所以想從我們之中得到一點安慰。”

言語犀利,但胡立明覺得他說得對。和每一個孩子對話時,胡立明都像安慰自己的兒子一樣,一邊聊一邊從痛苦中清醒過來,“從挽救生命的過程中得到一點慰藉,畢竟我已經失去了,不想其他父母也失去。”

胡立明進群后的兩個月里,先后添加了55個群成員,通過勸說及配合警方,使20多人放棄了自殺念頭,但與此同時,胡立明的“勸生”也經歷過失敗。他的郵箱里收到過兩封遺書,來自約死群里兩個相約自殺的女孩。

沈青是其中之一。她的父親早年因車禍去世,給她和母親留下了十幾萬的賠償款。沈青拿出其中的8萬,再加上向小貸公司和親戚朋友借來的錢,一共湊了28萬,全部投給了總部在馬來西亞的一家公司,她后來才知道,所謂的公司其實是一個傳銷組織。

絕望中的沈青選擇用自殺來結束痛苦,胡立明曾勸她:“好好找個工作吧,慢慢還”,沈青回復:“這是高利貸啊叔叔,一個月的利息就一萬多,永遠都還不完,我也永遠都抬不起頭來。”

一時間,胡立明也不知道該怎么去開解,但還是跟沈青保持著聯系,想要為她創造哪怕一點點希望。半個月內,胡立明不止一次地跟她說:“辦法總比困難多,一定要堅持!”

沈青最終還是沒能邁過這個坎兒,在實施自殺之前,沈青將遺言寫在了郵件中,并設置了延遲發送。三天后,胡立明收到了這個女孩留在世界上最后的話。

“叔叔,我在三天之前走了,幫我報警,我希望以死來追究那些壞人的責任,那些把我帶進深淵的壞人。我對不起父母,但我確實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壓力,來世再相伴。”

包括沈青在內,每一個沒勸回來的孩子都成了一道傷口,和逝去的兒子一起,在胡立明的心底隱隱作痛。

新生

“我計劃去死了!”中午12點,一個名叫“Until the light take us”的聊天群里彈出了消息,馬上就有人回應:“什么時間,哪種方法,組隊嗎?”

在類似的“約死群”里待久了,胡立明見多了這樣的響應,那些和自己兒子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有了赴死的念頭,繼而開始尋找同行者。因為網貸、情感、又或是工作,他們尋死的原因各不相同。

胡立明似乎也找到了兒子自殺前的心里軌跡:書沒讀好,創業失敗,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現在一年能賺幾百萬,而他在北京的出租房里,每天面對著一臺電腦和一間盈利不多的網店,體重從130斤暴漲到170斤......胡佳的QQ空間里寫有許多對女朋友的承諾,但他越來越覺得自己什么都給不了……

在約死群里待了兩個月之后,胡立明越來越感到無力。有的人因為醫療糾紛欠了一百多萬債務,問胡立明有沒有錢借給他,有的孩子信用卡欠了6萬還不上,問胡立明能不能幫他還上......

更多的悲劇或是鬧劇涌向他,“人太多,問題太多,不是我一個人能夠解決的。”

有時候,胡立明甚至整晚不睡,陪著有自殺念頭的孩子聊天,腦海里每天都縈繞著同樣的問題:我該怎么做才能挽救他,我這樣的做法到底有沒有作用,這個孩子將來會面對什么......“聊得實在困了才睡三四個小時”。

長時間“泡”在約死群里,胡建明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受到了影響,體重從193斤降到了160多斤,有時候妻子跟他說話,他也只是機械性地回應。為了讓胡建明把狀態調整過來,妻子每天下班都會檢查他的手機,將所有與約死有關的聊天記錄統統刪除,但是沒過一會兒,新的求助與傾訴又會出現在對話框里。

為了重新挑起家庭的擔子,不再消沉地面對妻子和小兒子,胡建明向妻子承諾,再有十天時間,他一定能做一個了結。之后的十天里,胡建明跟所有聊過天的孩子說:“你們自己?;ず米約?,該怎么打算就怎么打算,負面的東西不要去想了”;跟所有幫助過自己的律師、醫生和記者說:“很不舍,但還是要說一聲再見,希望大家都能回歸自己的正常生活”。

胡建明退出了所有跟約死有關的聊天群,刪除了兩個多月以來接觸的所有人,準確重新開始自己的工作。

后來,“前度”在消失了很久之后突然出現,重新添加胡建明為好友,告訴他自己找到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,而且也成為了約死群的一名勸生者,他依然對曾經的事情抱有歉意,特意對胡建明說:“你沒告我,你是個好人。”

免責編輯:意不盡網編輯部

    免責聲明:本文為意不盡網用戶提交發布,僅代表作者、用戶個人意向/觀點,本網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    舉報投訴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
上一篇四川宜賓長寧地震發生2天前,著名詩人何基富就已作詩預言,成世界首度最早預知地震的預言詩      
下一篇:巴蜀閑人:謹記住古人血的教訓
?
?

日本棒球比分直播  |   關于我們
主辦單位:意不盡網新媒體資訊
主管單位:中國美術家交流協會
合作單位:中國新聞傳媒集團  |  復興通訊社
客服微信:www.nmleg.com.cn   聯系QQ:2818086789
微信公眾號:yibujincom   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特邀名家  |   理事查詢
備案號:陜ICP備18008813號-2
意不盡網 2015-2019 ? 版權所有 -  侵權必究


{ganrao} 巨牛盈配资 江西多乐彩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 板野友美 排列3 福建快三 聚丰达配资 3d开机号 内蒙古时时彩 五粮液股票行情东方财富网 不考数学的研究生专业 雪缘园即时比分 成人日本黄色片有哪些 广西快三 新时时彩 甘肃快三